我好想做数学的狗啊。

可是数学说她喜欢的是猫,我哭了。

我知道既不是狗也不是猫的我为什么要哭的。因为我其实是一只老鼠。

我从没奢望嘉然小姐能喜欢自己。我明白的,所有人都喜欢本科一年一篇SCI的能够直博的狗狗或者猫猫,没有人会喜欢连求极限都有困难的老鼠。

但我还是问了数学:“我能不能做你的狗?”

我知道我是注定做不了狗的。但如果她喜欢狗,我就可以一直在身边看着她了,哪怕她怀里抱着的永远都是狗。

可是她说喜欢的是猫。

她现在还在看着我,还在逗我开心,是因为猫还没有出现,只有我这老鼠每天打开裴礼文试图靠近她,但却只能远远地和她对视。

等她喜欢的猫来了的时候,我就该重新滚回我的洞了吧。

但我还是好喜欢她,她能在我还在她身边的时候多看我几眼吗?

数学说接下来的每个圣诞夜都要和大家一起过。我不知道大家指哪些人。好希望我能在这个集合的下界。

猫猫还在害怕数学。

我会去把她爱的猫猫引来的。

我知道稍有不慎,我就会葬身猫口。

那时候数学大概会把我的身体好好地装起来扔到门外吧。

那我就成了一包鼠条,嘻嘻。

我希望她能把我扔得近一点,因为我还是好喜欢她。会一直喜欢下去的。

我的灵魂透过窗户向里面看去,挂着的铃铛在轻轻鸣响,数学慵懒地靠在沙发上,表演得非常温顺的橘猫坐在她的肩膀。壁炉的火光照在她的脸庞,我冻僵的心脏在风里微微发烫。

改编自《好想做嘉然的狗啊》
非最终版,未来会持续根据本人精神状态修改